中俄打造重型直升机制造中心

俄罗斯总统普京说,当前中国与俄罗斯的关系是史无前例的最好时期。

在中俄签订天然气协议之际,未来中国与俄罗斯之间的合作将在更多领域和范围内展开。《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黑龙江省已经着手与俄罗斯联合建立航空工业研发中心,该中心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建造中国第一架重型直升机。

而重型直升机普遍用于救援、运输与军事领域,其设计和制造技术掌握在美国、俄罗斯以及欧盟国家手中。

中俄航空工业研发中心获批

普京在2012年APEC峰会成果新闻发布会上就曾经宣布:“俄罗斯与中国正在研究制造大型货运直升机和宽体飞机的可能性, 其中也包括会考虑在远东地区进行此类直升机的生产。”

此言不久,记者了解到,黑龙江省已经在2013年底完成了对联合建立航空工业研发中心的审批,其中心设在哈尔滨。哈尔滨市政府与当地发改委已经完成了对该项目的考察与意见汇总,并下达了审批的批文。

相关人士向记者出示了批文复印件,证实该研发中心正在建设推进中。但是,航空工业研发中心建设的具体进展还不得而知,记者致电黑龙江航空学会,但是没有得到明确答复。

参与研发中心审批立项的专家宋魁向记者透露,“该研发中心的一个重要的课题就是建设重型直升机。”目前中国并不具备重型直升机的生产能力。

所谓重型直升机是指起飞重量大于20吨,内载和外吊挂能力大于8吨,运送超过50人的直升机。在民用方面,重型直升机的突出作用体现在灾难救援中。

在汶川地震中,重型直升机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汶川地震发生的初期,中国由于缺少重型直升机,在道路严重被堵的情况下,武警官兵不得不急行军80多公里进入灾区实施徒手救援,大型的机械无法到达。

此后,俄罗斯支援四川抢险救灾,派出一架米-26重型运输直升机飞抵四川,随后将挖掘机吊运至堰塞湖抢险区,从而解除了险情。

“从那个时候开始,中国就意识到重型直升机在抢险救灾中的重要性,现在我们需要自己的设计和制造能力。”宋魁表示。

据了解,在国际上,目前中国处于直升机设计制造中第二梯队领先的位置,但是还没有能力生产重型直升机。重型直升机的核心技术在于发动机的生产和设计。“在这方面中国可以和俄罗斯进行合作。”宋魁表示,“届时,部分研发和零部件制造由中国企业承担,并在这一过程中探索重型直升机的制造。”

而选址之所以设在哈尔滨,是因为哈飞集团和东安集团已经有很成熟的飞机设计国际合作模式,并且具备了一定的飞机和发动机生产能力。

该研发中心,不仅仅专注于重型直升机的建设、生产,还将涉及大飞机的制造。

“该中俄航空工业研发中心建成后,预计带来的经济产值将达到上千亿元。”宋魁向记者表示,目前房地产行业趋冷,黑龙江正着力于区位优势,打造一系列的中俄跨境产业链。

美国对中国封锁重型直升机

中国航空学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人士向记者表示,“中国与俄罗斯之间有关重型直升机的合作非常敏感,有很多政治因素。”

该人士透露,中国早已意识到,国内需要购进重型直升机,但是,具有重型直升机生产能力的美国,一直对中国采取封锁态度,“不仅仅限制技术转让,甚至连相关机型都不卖给中国。”

资料显示,日本直升机大队装配有美国制造的重型直升机。

目前由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自主研制的大型民用直升机AC313型直升机最大起飞重量为13.8吨,国内售价为2亿元人民币。

“重型直升机是指起飞重量大于20吨,预计售价将在5亿到10亿元人民币之间。”上述人士表示。

资料显示,俄罗斯重型直升机“米-26”,2.3吨的油料仅够维持其1小时的空中飞行,每小时飞行总费用达人民币13万元,被称为“油老虎”。

“飞机制造是一个复杂的工程,涉及到装备制造业,中国在飞机装备制造领域也存在一定的瓶颈,装备企业的转型与生产需要很多的积累,最终还是需要自主研发。”前述人士表示。

对于俄罗斯方面的反应,宋魁表示,“在中俄元首几次会晤中,俄罗斯多次提出在航空工业中,与中国进行合作,但是中国的反应比较迟钝,哈尔滨的中俄航空工业研发中心,将推进两国的合作。”

2014年,俄罗斯联合飞机制造集团曾表示,希望与中国在军民用飞机研制中展开更多合作,这一表态被认为与近期中俄苏-35战斗机交易中的波折和苏霍伊公司大型客机销售遇阻有关。

2014年,中俄双方正式签署了《中俄关于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新阶段的联合声明》,其中提出要开展民用航空领域的合作。根据中俄双方的合作意愿,中国商飞公司与俄罗斯联合飞机制造集团此前就已签署了企业间关于民用飞机研究方面的谅解备忘录。

目前,中国与俄罗斯合作生产小飞机也有较大的发展空间。黑龙江省相关企业已与利佩茨克小飞机研制部门和制造厂取得了联系,并即将签订合作协议。